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世界原油价格飙升的根源影响及走势

2018-01-11 15:57:13

世界原油价格飙升的根源影响及走势

新华专稿:西方经济和能源专家普遍认为,世界市场的原油价格突破100美元大关指日可待,但这一历史时刻来得如此迅速,令人有些措手不及。着名咨询公司麦肯锡最近在题为《世界能源趋势》的报告中指出,随着全球经济,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快速增长,整个世界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耗自然资源。这就是世界原油价格飙升的根源所在。但与此同时,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强劲的经济增长缓和了油价上涨对欧美跨国公司的冲击,其不断成长的消费需求已经成了不少西方公司的救命稻草

世界原油价格飙升的根源影响及走势

。美国《华盛顿观察》周刊最近就此刊发登一篇专论,题为《原油价格过百 远虑大于近忧》,要点如下:

“100”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对于“100美元一桶的油价”,你也可以这么说。尽管100美元一桶的油价,在经过通货膨胀和美元汇率的调整后,距离1980年伊朗人质危机时创下的101美元的纪录也还有真实的一美元之遥。然而,这一里程碑式的数字还是引人关注,世界各地的政经和商界人士都在认真权衡利弊,揣摩对策。

谁是高油价的“罪魁祸首”?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华盛顿观察》周刊专门采访了美国着名智库凯托学会的能源问题专家杰里·泰勒。“对原油的需求推高了价格。”泰勒开门见山地指出,“原油的产出并没有减少,实际上还是处于创纪录的历史高位。但是,全世界强劲的经济增长大大激发了对原油的需求,而供应的增长速度却不足以赶上对原油饥渴的需求。”

在这一波的油价上涨中,我们观察到了一个“反常”的现象:过去5年中,原油价格的上涨并没有造成股市下跌,也没有令经济止步不前。相反,原油价格虽然翻了三番,世界各个主要股票市场都创出新高,美国和世界经济在稳步成长。这样的结果可是在1973年、1980年、1981年和1990年前四次石油危机中闻所未闻的。“这是需求的震撼,而不是供给的问题。”另一位能源经济的权威人士、剑桥能源研究协会主席丹尼尔·尤金如是说,“问题的根源在于过去几年异常出色的经济增长。”过去的石油危机都是由于欧佩克限制供应造成的。油价的上涨等于是给世界经济增加税负,造成经济的衰退。然而,今天的形势却正好相反:强劲的世界经济增长推高了油价。因此,尤金指出:“世界经济对油价的影响要远远大于油价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这种认为世界经济实际上是在作茧自缚的说法的确有些难以令人接受,难道油价高企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们自己吗?当然,我们可以举出伊拉克、伊朗、土耳其、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等等地缘政治因素,但是这些国家却很难为我们做替罪羊,充其量只能给原油交易市场上的交易员提供一些炒作的理由。那么世界经济这次能从自己制造的危机中“劫后余生”吗?

世界经济能够经得起考验吗?

自从大约5年前世界原油价格开始不断上涨至今,世界经济一直经受住了考验。这其中有许多因素,如果这些条件依然存在,我们就没有理由担心世界经济会被立即拖垮。

“购买原油的开销在GDP中所占比重已经变得相对较小。”泰勒告诉《华盛顿观察》周刊说:“自由开放的能源交易市场使宏观经济可以比较快地在价格变化面前做出反应。因此,在理论上和实际上都没有理由相信今天的油价会对世界的 GDP造成深远的负面影响。当然,如果消费者会在汽油上花更多的钱,他们花在别处的钱会受影响。有趣的是,目前人们可支配收入中用于购买汽油开支的比例却低于二战后的平均水平。”

这也许是所谓的“沃尔玛效应”在帮忙。油价上涨并未造成通货膨胀压力,也没有延缓消费者的购物欲望。因为,近年来西方国家的消费者每多支出一美元在汽油上,中国等低成本出口国就会以廉价商品的形式补偿给消费者一个半美元。即使在目前美国平均汽油价格超过每加仑3美元的时候,美国家庭购买汽油的开销只占可支配收入的不足4%,而1980年石油危机时的比例则超过6%。

福特汽车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埃伦·休斯·克罗姆威克表示,许多新兴市场的经济体已经达到了一个“起飞”的阶段,人均收入达到了产生大量汽车需求的水平。她更认为,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发展属于“结构性”的,对“油价的变动不那么敏感”。

剑桥能源研究协会的石油历史学家丹尼尔·尤金表示,现在大家对原油价格上涨的态度比以前更为轻松了。经济学家们认为尽管全球经济会有所放缓,今明两年仍将有超过3%的稳健增长。独立的能源经济学家菲利普·费勒格指出,油价上涨使产油国拥有了更多的财富,这些钱将会以消费和投资形式重新回到世界经济体系,那么在美国经济不陷入衰退的前提下,100美元的油价又何足惧。

世界经济可能会躲过100美元油价这一劫,但是绝对不会在高油价面前永远安然无恙。

油价涨势何时休?

“对于包括石油在内的各种能源的需求仍在继续增长,除非新的供应能尽快进入市场,油价将会继续呈上涨趋势,直到有一天有人负担不起为止。”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能源问题专家肯尼思·格林博士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采访时指出,“当这一刻到来时,油价的上涨会放慢脚步,但不会停止。”

国际能源机构(IEA)最近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也为今后几年的能源市场描绘了一幅暗淡的图景。IEA在其年度报告《世界能源展望》中指出,石油需求的继续增长可能会在2015年前后带来严重的供应问题,届时供应面的紧张可能导致油价大幅上涨。除非各国政府采取措施抑制石油消费,否则全球石油消耗量将在2030年达到每天1.16亿桶,远高于目前的约8500万桶的供应。

原油需求的增长势头难以缓解,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寻找替代能源了。替代能源能帮助我们“戒掉油瘾”吗?

全球范围内寻找新油气田的成本越来越高,难度也越来越大,因此为石油寻找替代能源就成了当务之急。不幸的是,目前最经济的选择却是比石油更“肮脏”的煤炭。IEA执行干事田中伸男最近表示,无论从环保角度还是保持未来能源供应稳定的角度看,这样的做法都是不可持续的。

在目前原油100美元一桶的价位,所有的石油进口国都会对替代能源兴趣倍增。美国对生物燃料的全新眷爱可能更为强烈。美国总统布什两年前曾誓言要让他的国家“戒掉油瘾”。事实证明,正如许多瘾君子一样,布什的这些话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格林博士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石油目前仍然是最经济和最方便的能源,排斥石油根本不符合基本经济规律。

“替代能源的前景有喜有忧。”格林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可喜的是,由于高居不下的油价,替代能源项目更可能吸引到投资,替代能源产品也将有更大的市场。可忧的是,再生能源替代可观的矿物燃料的前景并不乐观,因为再生能源的种类过于庞杂,而且单位土地上可生成的再生能源的能量无法与矿物燃料相提并论。”

归根到底,正如凯托学会的泰勒先生对《华盛顿观察》周刊所说:“替代能源远比传统能源贵得多,因此只有靠政府大笔补贴。尽管完全准确地预测价格的走势和科技的发展是不可能的,多数预测认为,替代能源在未来几十年中将只能在能源市场上占有很小的份额。”

IEA最近预计,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全球能源用量的比例将可能达到10%。在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亚洲将政治承诺转变为立法现实的速度。然而,如果100美元的油价最终能劝服各国政府真正下定决心采取行动,那么,也许终究会得到一些善果。

北海白癜风专科医院
长沙治愈白癜风大约需要多少钱
北京汽车保养中心
个子矮小可以吃比智高吗
那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