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恶魔的狡诈 李维羽回来了

2020/01/16 来源:达州信息港

导读

恶魔的狡诈 李维羽回来了赵彩霞的强化系感知康复训练效果很好,李维宣感觉到身体回复很快,只是双腿还不能支持住身体站立起来。苏醒后几天

恶魔的狡诈 李维羽回来了

赵彩霞的强化系感知康复训练效果很好,李维宣感觉到身体回复很快,只是双腿还不能支持住身体站立起来。

苏醒后几天后,李开元找李维宣单独谈话

李元开的书房在东边的三楼的一角,房间还算的上挺大,不过摆放的书籍众多,弄得最后只能容下两把椅子了,但是李元开非常喜欢这个地方,从窗户可以直接看到自己工厂的方向。

“这几天你也对现在的情况有所了解,现在家族正是用人之际,三子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帮爹爹一把啊。”抛开以往在李维宣脑海里父亲的样子,这次可是一本正经会谈

李维宣用力点着头“是,我知道父亲。”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对这个“父亲”可是说没有一点好感,但也不讨厌。

“哈哈,我相信你也能像你哥哥们那样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话说回来,你苏醒后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说着李开元的眼睛等着大大的,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这让李维宣想起审判日之前,等待看成绩的父亲就是这副表情。

“爹爹,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啊?到底怎么啦?”李维宣心里清楚,他期待的是看自己身上有没有异能融合,这种几率太小了,何况他那个灵魂融合级别可能更高,其他异能没机会了。

“唉,我们李家男儿从古至今都是好儿郎,从你爹,到你俩个哥哥都觉醒了,我相信不久你也快了”李开元笑着,摆手安慰着李维宣

“好的,知道了爹爹,到时候我肯定是一个超级厉害的异能的,但是我现在好奇爹爹你到底是啥异能啊?”整个人的眼睛快要睁破了,大大的眼睛满满的写着两个字“期待“,这好奇的双眼肯定是遗传的了。卖萌,没有办法,他也想看看其他人的异能是啥,这种好奇心可能是融合后产生的更多吧。

“哦,这么有兴趣?爹爹的异能可是很厉害的哦”说着一晃手,李开元手上抓着数吧小工具,眼睛前方也突出一圈一圈的红色光圈,乍一看还有点像疯狂科学家的样子。

“看到没有,你爹爹这个叫做精准,就靠这一手咱们家的魔能武器厂才开起来的,哈哈。”

看着李元开发出这种自大的笑声,暗自叹息人类真是愚蠢啊。

“老爷,老爷,大少爷回来了。”张大慌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什么?”李元开拍桌而起。

在这之前A城正门处

整个A城被十米高的外加股金属混凝土城墙包裹着,上面多多少少有很多战斗留下的痕迹,四角还有岗楼火力点,从外面看简直是固若金汤,而且城外千米内都有地堡暗哨,可以说暗哨无数啊,进出只一个正门。

此时在大门处停下一队几十人的队伍,前面是三辆装甲车,上面挂着各种编织袋子,后面跟着两头样子象牛,但是可比牛大许多的生物,拉着一个巨大的金属罐子,罐子上面还有很多奇怪的符号。

队伍前面站着三个人都是风尘仆仆厚重的皮衣穿身。脸上头发上都一缕一缕的灰头土脸的,跟大逃荒似的。

“为何不给我开门?刚才你也看到了,我们是李家的人。”为首的一个年青人冲着城墙上面喊道

一个兵头头探出脖子咧着嘴慢悠悠的说到“我管你谁家的队伍,近日四周流寇四起,这么多人想进来,没有城主的命令,赶紧给我滚,不然都给你们突突了。“

边上的一个士兵伸过头小声问道“老大,不会出事吧?那人我见过,以前总跟着李家大公子跑的。“

兵头头按了一把那个士兵的头“还用你说?隆爷给你的酒钱,你都当尿喝了?再说咱们都是走正常手续。”说完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王二小憋了一下嘴低骂到“王八羔子,整我们,可是少爷他。”

边上的人凑过来“不行,咱们硬闯吧,少爷估计等不及了。”

王二小摇了摇头“不行,咱们这点人,这城进不去,在等等。之前我已经发消息告诉老爷咱们回来了。”

一个士兵上面偷瞄回来嘻嘻笑道“老大,他们就在下面干站着,看样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有啥办法?敢硬闯啊?他那点人还不够咱们塞牙缝呢。”一群士兵哈哈大笑起来

“老大,老大,那边好像是传令官大人“手下人指着正道一队人马

离着老远一身戎装的传令官举着令牌喊道“城主大人有令,速速放行。“

守城的士兵低声问道“老大,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不能为点酒钱,丢了这身皮吧?赶紧放行放行。“兵头头沮丧的拜了拜手

铸铁城门慢慢打开,张大笑着对传令官说到“老王,赶明找你喝酒。“

王喜贵露出一口大黄牙笑嘻嘻着“哎,咱们这么大岁数了,别的爱好也没有了,就这口酒,得喝。“

在之前,李元开就吩咐好了,守城部队跟隆德斯走的很近,最近隆德斯还处处打压我们,别急着去城门,先去找城主把令要来,切记莫要硬来。

焦急的等待李元开,在屋里转来转去,如果说人都爱小的,那么老大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几年在外面拼搏老大都尽心尽力,每次回来他都会亲手做一桌子好的,和老大喝上几杯。

李维宣也只有五年前这个大哥的记忆,当时大哥也是在外面跑各种业务,也不经常回家来,但是很疼这个老幺,最深刻的就是他一次考试,这大哥竟然找了一个专业队伍来帮老幺作弊,简直就是溺爱啊。他现在想的是从这个老哥哪里多多打听点外面的消息,最好能跟着走上一走,自己昏迷五年,不知道这五年其他对手都在干什么。

熙熙攘攘的车队进入了府内,李元开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出发的时候少说一百人,车辆就10辆,这次回来就3辆,跟队的人也都是垂头丧气的。

“老爷,老爷。“王小二叫喊着,后面几个人抬着一个担架出来

家里人都冲了上去

看到李维羽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小二,咋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李元开着急的喊道

王小二一下跪倒在地低着头哭着说“老爷,本来再去B市的路上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回来路过狼山的时候碰到流寇,我们损失惨重,如果不是大少爷拼死保护,我们恐怕都回不来了。大少爷他好像中了一种莫名的毒素,现在也昏迷不醒,老爷快救救大少爷啊。“

说着张大在边上插嘴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少爷抬进医务室。“

“小二,你先起来,跟我说说详细情况。“李元开说着迈步进了屋里,其余人跟着走了进去

“老爷,是这样的,我们一行去B市都很顺利,谁知道在回来的路过狼山的时候,被一路人马埋伏了,他们人不多只有30多人,但是各个都是异能者,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都不想是流寇,也不为了钱,见人就杀啥也不问,我们也有3个异能者,加上我们人多勉强可以和他们应付一下,谁知道突然来了一个厉害的家伙放出一种紫色毒烟,沾上就死,最后少爷跟那家伙拼伤,我们才能勉强逃出来啊。“

听着小二的描述,李开元第一反应就是这次遭遇是被人埋伏的,可以断定就是隆德斯,他一直想要吞并李家魔能兵工厂,然而这些都是其次的,最主要的是如何救大儿子,大儿子的能力,毒液什么的对他肯定是无效的,那么那个紫色气体到底是什么呢?

上海儿童医院周锦妹
成都龙泉驿区十陵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长春治疗男科医院
海南治男科医院
泰安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