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卦问天 第十九章 【收徒】

2020/01/16 来源:达州信息港

导读

一卦问天 第十九章 【收徒】此时严涛来到陶长老的住处。“陶长老,我们已经派人去了,秦弘图确定那个孩子只有十二周岁,却已经打通全身经

一卦问天 第十九章 【收徒】

此时严涛来到陶长老的住处。

“陶长老,我们已经派人去了,秦弘图确定那个孩子只有十二周岁,却已经打通全身经脉。”

此时陶长老的弟子汪光明正在汇报道关于薛软软的事。

严涛顿时眼睛一亮,追问道:“哪家的孩子?”

这时候陶长老才释然笑道:“几日前有一位未满十四周岁的女童前来报名,由于不符合报名年龄,所以无法录取。”

“女童?十二周岁便打通经脉?”严涛这一听,肯定是天赋异禀的好苗子。

“我已经让人去证实此事。”陶长老讪讪一笑,这才问道:“你这般着急找我,是为了莫沉的事?”

提起这个名字,严涛火气就上来了,他板着脸道:“这种人你竟然还让我去考察。”

“怎么了?”陶长老愣住了,他当日观察莫沉的时候,觉得此人的品性不错,怎么会让严涛火冒四起?

“你不知道他那个架子,到我们西陵院来,竟然还敢让西陵院的弟子给他打伞,他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严涛黑着脸骂道:“我让他与项睿明交手,他根本不敢一战,扭头就走。”

陶长老点了点头,笑道:“看来他确实没有修行!”

“既然连弟子都打不过,又如何能当老师?”严涛板着脸道:“还出言不逊,让那位给他打伞的弟子脱离西陵院。”

“哦?还有这事?”陶长老微微一证,这确实有点不对,过分了!

“今日这事,只要你把这位十二岁通经脉的学生让给我,我就不追究了!”严涛气不打一处出。

陶长老一阵苦笑,这毕竟是自己提出的意见,如果莫沉真是那种人,确实是自己看漏了眼。

“罢了罢了,那就给你吧!”他无奈地挥了挥手。

严涛给汪光明一个眼神,便开口道:“走,带我瞧瞧这个女孩,是不是真的通了经脉!”

这般年纪通经脉也不是前无古人,像是岳家的孩子也是十二岁通经脉,不过这大家族子弟,从小便有习武的条件。

若是普通的家庭,这就更难能可贵了!

汪光明也是没有办法,他望了自己老师一眼,只能讪讪问道:“严长老是要亲自走一趟?”

“走一趟!”严涛对陶子珍的性格也是清楚的很,应该不会是假的。

“行吧,那我便带长老前去!”汪光明揉了揉脑袋,还真是没想到了,长老会为了一个孩童亲自出马。

他自己是十六岁才通的经脉,这十二岁确实惊艳!

……

此时,莫沉正在茶馆喝着茶。

跟老板笑谈了几句,也是非常有意思,把刚才在西陵院的晦气全部抛掉。

“瞧吧,我就说先生你不是一般人。”茶馆的老板笑呵呵道。

莫沉前几次来喝茶,还是一个人来,这一次便有人帮忙撑伞。

莫沉开口笑道:“你这样说,我倒是忽然想认识一下,那位喜欢独饮龙井的大人物了。”

“人其实跟茶一样,又不一样的味道!”茶馆老板笑着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以前也特别喜欢喝大红袍,后来又喜欢喝秋菊。”

此时远处有卖冰糖葫芦的,莫沉便招手对着徐胜喊道:“你去帮我买两串冰糖葫芦,你如果喜欢吃便多买一串。”

徐胜现在脑海里还在反复思考先前在西陵院发生的事情,这件事发生的太过突然,让他措手不及!

这西陵院可不是一般地方,莫沉这般得罪,显然不太好。

可是看莫沉现在喝着茶谈着笑,似乎没放在心上?

徐胜只能闷着头去买冰糖葫芦……

大抵片刻,徐胜回来茶馆,莫沉已经拍着屁股站了起来,他笑道:“我心情不好,就喜欢去看看那个调皮的小姑娘,带一大堆好吃的东西去,看她吃的满嘴是油,便觉得很有意思。”

说罢,莫沉又跟徐胜在酒楼买了好一些菜带走,便顺着长陵的小巷开始走。

徐胜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先生,这长陵上上下下都跟西陵院有关系,先不说大将军徐邵阳就是西陵院出来的,朝中也许多西陵院的学生,包括三司,跟学院关系太僵的话,不太好!”

莫沉一脸奇怪地看着徐胜,然后问道:“你觉得,他能代表西陵院?”

徐胜微微咬牙,“不能!”

“那不就行了!”莫沉顿了顿继续说道:“只不过我起初是准备进入西陵院寻找合适的修行功法,现在需要重新换一个目标。”

既然没有修行的事已经暴露,莫沉也不准备隐瞒,反正自己从头到尾,也没有依靠修为去打压别人,或者获得什么好处。

有修为与没修为,只不过是别人看待自己的一个定位罢了。

两人的脚步走着走着,便来到了这条熟悉的小巷,小巷的倒数第二家门,便是薛家。

此时远远一看,这门外怎么还站在人?

看服装打扮,竟然是西陵院的人?

徐胜也是一脸懵逼,摇头表示不清楚。

莫沉加快脚步,走进才发现这屋里似乎还蛮热闹的,他正准备往里面走,却被汪光明拦住了。

“你是谁?”

“你又是谁?”

莫沉的眉头很快就锁紧,他发现这个人竟然也是筑基镜的修行者,这怎么一下子修行者就满大街都出现了?

仿佛听到了莫沉的声音,薛软软兴奋地从屋子里蹦了出来,一把保住了莫沉的大腿。

“瞧你这个小馋嘴!”莫沉好笑地捏了捏小妮子的鼻子,然后伸手从徐胜那抽出一串冰糖葫芦给薛软软递过去。

薛软软接过冰糖葫芦便愉快地咬了起来,还笑着嘴道:“先生先生,有西陵院的长老说要收我为徒呢!”

徐胜猛地一震,这能被长老收徒弟,那足以说明此人的天赋绝佳!

“长老?”莫沉诧异地应了一声。

此时,严涛的身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刹那间,气氛瞬间僵住了。

徐胜整个人呆住了,嘴巴微微张大,这……

莫沉蓦然一笑:“真是巧了,严长老该不会是跟踪我吧?”

严涛刚才亲自给这个小女孩探过胫骨,确实难得的修行天才,正兴奋不已。

可是这一看到薛软软正笑咧咧地吃着莫沉送来的冰糖葫芦,顿时脸色就阴沉到了极点。

看到严涛的这表情,薛软软缩了缩脖子,抱着莫沉的小手就更加用力了。

莫沉好笑道:“严长老这般严厉,可吓坏人了。”

徐胜的脸色也是惨笑,这莫先生还真是厉害,如此还敢挑衅长老,真不怕长老暴起动手。

严涛确实想要暴怒一掌拍死这个家伙,可是在小女孩的面前,却不能这样做。

否则自己这师傅的形象,怕是会全无。

他强行压下愤怒,咬牙切齿地问道:“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干嘛?”莫沉看着对方这表情,顿时觉得一阵好笑,仿佛应对了那句话。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可是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他摸着小妮子的头发问道:“怎么样,甜不甜?”

“嗯嗯!”薛软软点着头。

莫沉蹲下身子问道:“你想去西陵院修行吗?”

“我想呀!”薛软软眨着大眼睛,有些诧异地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她早就回答过了。

“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去西陵院当老师了。”莫沉挑起眉头一阵苦笑。

“啊?”薛软软顿时就着急了,让撅起小嘴问道:“为什么呀?”

“不让去,就是这位长老不让我去!”莫沉抬头扫了一眼严涛。

薛软软有些可惜,她鼓起嘴巴说道:“那我也不去了!”

哗啦一下子,严涛的脸就青了!

就连这薛家的父母,也是都傻了眼,这西陵院长老亲自找上门,还要收徒弟,多少人都羡慕的事情。

这说不去了?

薛洪涛那是哭笑不得,莫沉又是他们家的恩人,这两边都得罪不起。

莫沉瞬间就笑了出来,笑得很欢,他又从徐胜那拿过来一串冰糖葫芦,自己咬了起来,自顾自地说道:“确实挺甜!”

徐胜看的那是目瞪口呆,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这莫先生不给情面就算了,这个小姑娘怎么也那般任性?

汪光明在旁边看着,满脸惊诧,他算是看明白来龙去脉了,只不过还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西陵院啊!

那可是长陵的百姓都抢破头皮想要进入的修行的学院,这说不去就不去了?

莫沉还故意地问道:“真不去啊?”

“不去不去!”薛软软撅起嘴巴有些嫌弃地摇头,那小妮子的表现让莫沉越看越是欢喜!

严涛气得咬牙切齿,硬是噎着一句话说出来,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莫沉肯定已经被他瞪死了。

此时,徐胜那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如果长老发起飙来,那事情就大了!

严涛眉头锁紧,他确实可以一掌拍死这个不知所谓的小子。

不过真要如此,这个女童怕是会恨自己一辈子。

而且他非常困惑,这个姓莫的小子,到底哪来的本事跟自己犟?

他凭什么?

“三个月,我给你三个月时间,我有信心让她进入脱凡镜!”严涛碍于身份,也不能强迫收徒,这传出去不好听。

“如果你不能给她同样的资源以及教导,那就送她到西陵院。”

汪光明有些惊讶,难得脾气很硬的严长老竟然让步了。

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先顺着这个台阶走下来,不必太过伤了和气。

莫沉还准备反驳的,可是看薛家人一脸担忧的模样,他便泄了一口气。

“罢了,那便如此!”

自己现在还不能跟对方撕破嘴脸,再说薛软软的家里人似乎也都盼着她能够进入西陵院。

他实在是不好自作主张,只能应声答应。

如此一来,西陵院的人才算罢休离去,当然莫沉知道,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为了缓和气氛,莫沉朝着薛家人承诺道:“两位放心,我不会耽误她的前程。”

听到莫沉的话,薛氏夫妇才算放下心来,这莫先生也是好人,他们实在是难办。

莫沉深吸了一口气,便着朝薛软软小姑娘问道:“我刚搬了新屋,你要不要去看看,有一个大院子,我打算种些花草!”

小妮子仿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天真一笑,然后咬下最后一颗冰糖葫芦,“好呀!”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电话多少
郑州性病医院联系电话
蚌埠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广东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河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