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妖荒夜 第五十章 找麻烦的来了……

2020/01/16 来源:达州信息港

导读

妖荒夜 第五十章 找麻烦的来了……“凡人”把“仙人”给打了,而且打残了,这也太逆天了!他还是个“废材”吗?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

妖荒夜 第五十章 找麻烦的来了……

“凡人”把“仙人”给打了,而且打残了,这也太逆天了!

他还是个“废材”吗?

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这个刚才看起来还天真无邪的熊孩子刹那间就变的像杀煞恶神一样可怕,这究竟是个什么孩子啊?

董霸二十岁就修到黄级战者第五阶后期,其筋骨、经脉、血管较之常人何止坚强百倍,可谓是“天材”,可竟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一拳轰碎护体灵光,把胸腔肋骨都打塌了,再一脚连子孙根都废了,这份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也太恐怖了。

“看着吧……这小子也不知从那冒出来的,真不是个省油的灯,竟给董霸打残了……这下战天峰惹出的麻烦可大了,弥天大祸啊!”

“嘿嘿,我看灵鹫峰的董长老决不会放过他们,这可是打压战力殿的绝好机会,弄不好殷天祥连殿主的位置都坐不稳了。”

“我听说董长老极度野心,吞并战力殿是早晚的事,也许这次事就是他在后面撑腰,董霸才敢无视殷殿主的令牌。这倒好,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让人给断子绝孙了,你想他会善罢干休吗?”

“呸,活该!董霸依仗他爷爷的势力,在龙渊宗无恶不做,欺男霸女,强抢豪夺,这样的害人精、祸根也有报应的一天!”一个身材瘦小的外峰弟子骂道。

“打的好!被废了子孙根,省的这小子下山去祸害良家女子了,打散了丹田之气,就是好了也是个残废,看他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们了。真他娘解气!”

广场上看热闹的龙渊宗弟子及参考的考生,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大快人心,但所有人都不敢高声,以免传进灵鹫峰人的耳中,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快!把飞讯玉简传回长老那里,一个尚末参考,名不见经传的‘废材’把灵鹫峰的‘高手’给打了,这可是件大事!”各峰一些头脑机灵的弟子连忙将手中传讯玉简拓印成像传了回去!

在离打斗现场尚有几十米远的地方,另有一堆人正在叽哩咕噜的低声交谈:“韩坚少爷,那个把董霸打的满地找牙的少年,似乎就是你让抓捕的‘废材’韩星,你看现在就过去收拾他……?”

韩坚此时正在外围看韩星将董霸打的满地翻滚,刹那之间,心中升起从未有过的对这个“私生子”加“废材”的恐惧。

正在这时,他骤然听到家丁的话,心中陡然一跳,险些惊呼出声,低声骂道:“你猪啊!你看他现在像‘废材’吗?收拾他,就凭你?你去死吧,没有的东西!”韩坚狠狠踢了那个家丁一脚。

“啊……我说是你去,不是我去。你看少爷,你一出马,管叫他吓破了胆!你不也是天材吗……?”这个家丁脑子还没转过劲。

韩坚不容分说,反手给了家丁一记耳光,这才大声骂道:“猪是怎么死的?就像你一样,是笨死的!本少爷英明神武,现在不屑与这等人物动手!”

他心里那个气啊,又惊又怒,这不是让少爷我去送死吗?当下深吸了一口气,趁着混乱使劲往后,挤出了人群。

那家丁被打的一头雾水,心想:“我错在那呢?他不往前冲,反而往后退……”

管家韩正明站在人群外面,一脸的媚笑道:“少爷,派人去查查这小子的根底,看看是否是同一个人?”

“查……一定要查……”韩坚初次遇到这般情况,不免在惊骇中有些迷茫,彷徨失措的应了一声。

韩正明刚要走,韩坚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蓦然回头,又将他叫了回来:“不急,现在查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用?你想,韩星把灵鹫峰长老的嫡孙伤成这样,他在龙渊宗还能活下去吗?”

“还是少爷英明。”韩正明一脸的媚笑。

“去,弄点黑灰过来,本少爷有用!”韩坚低头思忖了一会,悄声吩咐道。

被打那家丁又有点奇怪,捂着脸问道:“这大热天,少爷要黑灰干吗?”

韩坚瞪了家丁一眼,骂道:“叫你弄你就弄去,怎那么多废话!猪!”

就在这时,“轰!”天空中响起了一声炸雷般的撕裂声,空气中肉眼可见空间波纹荡起,一道冰冷的声音似从天际传来一般:“谁要敢杀了董霸,我要你们全体人陪葬!”

闯祸了!找麻烦的终于来了!

韩星与灵鹫峰种下的恶果,居然这么早就爆发了,这点连他也没想到。

“好像是千里传音,灵鹫峰离这里不远,不用半个时辰准到!”

“灵鹫峰来人了,这下可热闹了。”

“长老董元山就这一个孙子,特护犊子,今日这些人都得死!”

看眼的永远不怕乱子大,似乎越乱他们越高兴!

但也有不少人担扰韩星的生死,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气。

邹虎心中陡沉,焦虑不安,眉头紧锁,师傅交待自已护送韩星参考,结果却出现这种事情,自己死不足惜,但若因此连累大家丧命,情何以堪……回去如何向师傅交待?

灵鹫峰此番来人,决非是他与韩星所能抗衡的,在这孤身无依的紧要关头,也唯有师傅能化解这场危机了。

想到此,他低声对姜涛言道:“二师兄,你过来,再有一个时辰大考就开始了,我这有一块玉简,刚才发生的一切我都刻录在上面,你快上天龙主峰天龙殿去找师傅,他与宗主在一起,会把这里的发生的一切说明白,让他老人家快想办法!”

姜涛初时不肯走,此刻见闯下如此滔天大祸,心里早就发毛了,恨不能早些拨腿开溜。

他应了一声,刚要走,却被韩星一把拉住,道:“二师兄,师傅年纪大,眼神不好,你就照实说无妨,事后他老人家肯是会核实你说的与玉简中的内容是否一致!”

“我……我一定照实禀报。”姜涛头上霎时出了一层虚汗,拨腿便走。

姜涛刚走,在场的灵鹫峰弟子眼中都流露出惶恐不安的神色,边议论边拨剑,跟马蜂炸了窝一样,一涌而上把,韩星、邹虎、殷凌三人团团围住。

“决不能再将正主放走了,一会上面来人,找不到肇事者,届时怪罪下来,我们也担当不起!”

“快上去救董霸吧,不救他,我们肯定能落个护持不周的罪名。”

邹虎怕韩星吃亏,一急又骂人了:“勒你大爷的,打群架啊,你以为大爷们怕你啊,上!”殷凌也紧随其后,一时间双方剑拨弩张。

董霸听到空中传来的声音,心中有底了,说话顿时又嚣张起来:“快……打断他们手脚,让他们跪在那儿听从发落!韩星这个凡人留给我,我要活剥了他!”

“呸!我是凡人你是‘仙人’?”韩星眼中狠辣一闪,他脚下猛然用力一踏,又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从董霸体内传出。

“啊……”董霸痛的啮牙咧嘴,连大小便都失禁了!

“就你这鸟样?真特玛的无视你!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韩星一口痰狠狠吐在董霸的脸上!

韩星也豁上了,心想,再怎么退让,灵鹫峰的人也不会放过自已与邹虎一干人。

看着眼前这个无端挑事的董霸,他恨声骂道:“你特玛的属鸭子的啊,死到临头嘴还硬,你不是要打断我们的手脚吗?老子就先打断你的,反正老子也是个死!”

他脚下再度用力,朝董霸双腿就踩了下来,一阵骨裂的咔吱声传出,疼的董霸连死的心都有了。

“啊……嚎……”从这叫声的惨烈程度来判断,这双腿是从根上断了!

“快、快、快救我……”董霸的哀号,让所有灵鹫峰的弟子呼啦一下把韩星等人又围了起来。

“退后三丈,你们谁再敢靠近,我现在就杀了董霸!”韩星眼神一冷,接着说道:“董霸!听说你很牛?据说还是什么年轻一辈中的高手?嘿嘿,你说我这‘废材’现在杀了你,你是不是就能保持高手的称号而名垂千古了?”

“你们不能杀我,我爷爷是灵鹫峰的长老董元山,杀了我,你们一个也活不成!”董霸嘴上在求饶,可眼中却尽是怨毒之色。

“大师兄,咱也别和他废话,他不自称是‘仙人’吗,我偏无视他,杀了算了!我一介‘废材’杀死一个‘仙人’也算是扬名立万了!”韩星说完又是狠狠的一脚踢了过去!

“哎呀,痛死我了,求求你们别杀我。你好狠毒……”

韩星此刻脑子异常清醒,他知道此时此刻,这人不是那么好杀的,杀了他肯定要连累邹虎……连累战力殿……连累所有人,可不彻服他,今日只怕不易脱身。

“凡正仇已结下,不杀你,你爷爷来了我们也是个死,到不如拖你一起死!”韩星毫不理会董霸的哀求,飞起一脚又将其踢的接连翻了几个滚。

“把刀给我!”韩星把手伸向了邹虎。

“韩星……这……不……”

韩星一看邹虎犹豫不决,没等他把“不行”二字说完全,连忙朝其夹了夹眼……

邹虎会意,呼的一声将雪亮的短刀拨出来,递了过去。

董霸想哭,可哭不出来,刀光太刺眼了,脖子也凉嗖嗖的……

“杀人了,救命啊!爷爷…你快来啊!”董霸这次是真害怕了,脸色煞白,嘴角哆嗦,乞求哀告道:“凡人不要动手啊…不,不…你是仙人,高抬贵手饶小的一命,求求你了!”

杀人和被人杀是两种不同的滋味,尤其是像一头猪一样任人宰割,则更是痛不欲生啊……他的心理彻底崩溃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北京丰益医院怎么走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中医癫痫病专科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河南治疗盆腔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