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杭州城里的挑山工

2019/04/11 来源:达州信息港

导读

“在泰山上,随处都可以碰到挑山工。他们肩上搭一根光溜溜的扁担,扁担两头的绳子挂着沉甸甸的货物。登山的时候,他们一只胳膊搭在扁担上,另一只胳膊

“在泰山上,随处都可以碰到挑山工。他们肩上搭一根光溜溜的扁担,扁担两头的绳子挂着沉甸甸的货物。登山的时候,他们一只胳膊搭在扁担上,另一只胳膊随着步子有节奏地一甩一甩,使身体保持平衡。他们的路线是折尺形的从台阶的左侧起步,斜行向上,登上七八级,到了台阶右侧,就转过身子,反方向斜行……挑山工登一次山,走的路程大约比游人多一倍。奇怪的是挑山工花的时间并不比游人多。你轻快地从他们身边越过,以为把他们甩在后边很远了。你在什么地方饱览壮丽的山色,或者在道边诵读凿在石壁上的古人的题句,或者在喧闹的溪流边洗脸洗脚,他们就会不声不响地从你身旁走过,悄悄地走到你的前头去了……”

这是作家冯骥才的作品《挑山工》,先后选入全国高中语文课本、小学语文课本,脍炙人口,虽然时隔多年,不少人读起来还是朗朗上口。

前不久,也见到了这么一位“挑山工”。

伍公山10家茶室产生的垃圾都是他每天一趟趟挑下山的

一天傍晚,夕阳穿过树叶照射在鼓楼旁伍公山上的一处茶室,退休市民林大伯扶了扶老花镜,阳光被金属镜架反射到他手中的麻将牌上,一闪一闪。

林大伯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伸个懒腰印刷用纸图片
,活动一下身子骨,林大伯该回家吃晚饭了,不然家里的老伴要骂人喽,因为他从早上8点多就在这里打麻将了。

“别走啊,再来一局啊!”同桌的麻友劝道。

“不了,改天再来。”林大伯提着茶杯,抖干净裤子上沾着的花生壳,顺着台阶走下山。

快到山脚时,迎面走来一名男子,小个子,1.6米左右,挑着箩筐,箩筐里还散发着一股馊味,白手套有些发黑。林大伯侧身让了让,小个子男人伸手抓牢绳索,稳住摇晃的箩筐不至于碰到人,继续往山上走去。

小个子男人名叫戴加林,57岁,人家叫他“挑山工”,不过,他挑的不是粮食货物,而是垃圾。

每天下午4点多,当伍公山上打麻将、打牌、喝茶的人陆续下山回家时,戴加林便挑着箩筐上山,将一天的垃圾挑下山。

紫阳街道十五奎巷社区主任李如冰告诉,伍公山上有10家茶室,市民除了喝茶吃零食外,有些人还会在山上吃午饭转椅价格
,周一至周四,每天每家茶室产生约30公斤垃圾,总共约300公斤。

每一趟,戴加林会挑50公斤左右的垃圾,分6次挑完。

从茶室到山脚,下山单程平均150个台阶,6趟就是900个台阶,再加上爬上来的台阶数,也就是1800个台阶。

在城市里,一层楼约24个台阶,900个台阶相当于从37层高的大楼。也就是相当于戴加林挑着空箩筐从1楼爬到37楼,接着挑上50公斤的垃圾,从37楼走到1楼。

而这一数据,到了周五到周日就更高了,垃圾总数将会达到公斤,经常要趟才能挑完。

戴师傅告诉,今年10月份刚来的时候,比较心急,装的就多,结果几趟下来,两腿发软。回家走路都发抖的,肩膀也红了一大块。碰到下雨天,更是要小心翼翼。

在城市化如此发达的杭州,为什么还采用这么原始的方法运垃圾呢?李如冰主任解释说,这儿上下山都必须要走台阶,运垃圾的车子上不来的,只能雇人来挑,从2006年开始,陆续换过5个“挑山工”,这活确实比较辛苦,有的挑山工做一段时间就吃不消了。

下午4点20分—晚上6点20分我陪挑山工“六上六下”运垃圾

我决定和戴加林师傅一起走山路,看看他每天这六趟是怎么走下来的。

趟:

那天下午4点20分,戴加林来到山腰的一家茶室,还剩一桌客人在打牌,老板正在打扫卫生,玉米棒、瓜子花生壳、饮料瓶、饭盒、剩饭剩菜塞了满满的2垃圾袋。戴加林将垃圾袋放入箩筐内,又到第二家去收集。

装满2箩筐的垃圾,戴加林告诉我大约有50公斤。我试着挑了一下,箩筐晃了晃,没能挑起来,反倒是肩膀被扁担压得生疼。

戴加林蹲下身发出一声低吼,穿着一双有些起毛的棕色薄底鞋,挑起扁担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山下走去精神堡垒厂家
。他的步履平稳,箩筐压着扁担,有节奏地上下摇晃。山路兜兜转转,跟在他的身后走,数了一下,总共约有150个台阶。

第三趟:

下午5点05分,挑完2趟,戴加林脱下发黑的手套,擦擦额头上的汗,抖了抖衣服吹下风,他说背上都热出汗了。而上显示的气温——12度。

乘着店主打包垃圾的空隙,戴加林坐在凳子上小休一下。闲聊中,我得知,他是江苏泗阳人,10多年前,老婆去世,他独自一人来到杭州,如今,儿子在江苏也成了家有了小孩。挑山工是他的第二个身份,每天早上6点到下午4点,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环卫工人,清扫马路。因为收入微薄,今年10月,戴加林开始了他的挑山工生涯。

“你就别跟了吧,在上面等我好了。”第三趟,戴加林看我还要跟着他下山,便劝止道。

我平时很少锻炼,背着大约10公斤的摄影摄像器材,跟着戴加林走第3趟的时候,小腿有些酸,肩膀也有些疼。如果换成是50公斤重的箩筐,估计我要瘫倒了。

第六趟:

傍晚6点15分,山上偶尔有几个人经过,闻到馊味,捂着鼻子从装满垃圾的箩筐旁快步走过。

天已经完全黑了,路灯有些昏暗,要仔细看,才能看清脚下的台阶,戴加林身体斜侧着挑下山,脚步明显有些慢。一方面是天黑不好走,另一方面,也有些累了。

晚上6点20分,当戴加林将2箩筐垃圾挑到山脚下时,十五奎巷两旁的饭店内,客人们正吃着饭菜,有说有笑。

戴加林挑着空箩筐,走在巷子里,背有点微驼。他告诉,一般回到租住的房子已经是7点多了,扒两口饭,8点左右就睡觉了。他这个年纪,以前每天睡5个小时就够了,现在晚上8点睡下去,第二天早上起床都还有些困。

延伸阅读

王石攀登珠穆朗玛峰

连大小便都自己带下来

陪着戴加林上山下山的时候,我想起此前在旅游卫视看过的一档栏目《行者》,那期节目讲述的是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攀登珠峰的事情。

2010年5月,包括王石在内的“零公里行动”南坡登山队6名队员成功登顶珠峰。在此次行动中,南坡登山队所有队员在登顶过程中产生的所有生活垃圾甚至还包括排泄物,均用特别包装进行了收集,由队员独立地运回山下。要知道,在海拔几千米的高山上,哪怕是不背负任何东西,攀登也需要极大的体能。王石说:“如果在这种极端环境之下都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那么在日常生活之中就更应该行动起来。”

真希望有一天,也能在杭州的景区看到,游客自觉地把自己产生的垃圾带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