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玄天战尊 第1275章 剑名闯阵

2020/01/17 来源:达州信息港

导读

玄天战尊 第1275章 剑名闯阵第九层的封仙锁,据说那层世界是专门惩罚仙人的世界,无数的锁链交织纵横,专门用来封锁灵力,限制人的行动,

玄天战尊 第1275章 剑名闯阵

第九层的封仙锁,据说那层世界是专门惩罚仙人的世界,无数的锁链交织纵横,专门用来封锁灵力,限制人的行动,只要陷入其中,就永世难以在出来!

第十二层的镇魔碑,里面镇压的都是战斗力惊天动地的大魔王,魔气冲天,而且腐蚀力极强,就算是在强大的修者,也会慢慢的变成一滩污水。

虽然天罡地煞辟邪阵里的能量都是弱化版本,但联合起来,却足以威胁到真命境修者的性命!

这大阵也是在下界的时候流传的,但是在下界确实最末流的阵法,原因是借助不到多少力量,虽然名头很唬人,但是却只能用来对付一些低级武者。

没想到在这上界,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倒是出乎于韩宇的意料。

剑名是真命境六重后期的修士,他自然是能够感应到这阵法的强大,毕竟他也是在黄泉碧落之中走出来的。

“温柔风,灭世神雷,封仙锁,倒是搭配的巧妙至极。”剑名暗自感慨。

韩宇却静静的看着剑名,想要看看他如何破解自己的阵法。

呼!

云雾涌动,这是迷神障,并不是天罡地煞两府之中的,而是在两府外围,包裹它们的存在,也算是两府的大门!

在这迷神障之中,它会不断的让你的神魂变得焦虑,然后让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从而癫狂的使用灵力攻击,等你耗尽了灵力之后,就是灭亡之时!

剑名经历过这东西,自然是明白不能心急。

风轻云淡。

你若是心情写意如微风拂过,那这迷神障自然会消散。

当然,在这里却不可能,因为这是韩宇操纵的。

所以剑名没有任凭它自己退散,而是拔出了自己的佩剑,也是他自己铸就的飞剑。

剑无名。

因为它的名字给了它的主人。

剑名长剑微颤,一道道浓烈的剑意逸散而出,这是微雨剑意,取的是微毛细雨之意,也就是说这剑意最擅长的就是破除大面积的障碍!

果然,剑意一出。

周围的迷神障全部后退。

剑名手中的长剑微微颤抖,一道道灵力波动扩散出去,随后一道乌云忽然出现在了剑名的头顶上。

不过韩宇脸色冷漠,因为他知道,那只是幻觉而已。

是剑意形成的,目的就是为了破除周围的迷神障,还有那些扩散在周围的阵眼。

果然,就在乌云出现之后,一片雨水铺天盖地而来。

那雨很细,也很小,但是覆盖范围却极广,至少要覆盖了周围里许范围。

这是剑名的剑意最远的距离了,并不是只能延伸到这里,而是在这个范围内,威力最大!

就在那些小雨落下的时候,迷神障已经全部消失,而周围的环境也清晰出现在剑名的眼中。

迷神障消除,见到的自然就是天罡地煞两府的攻击!

封仙锁轻轻一抖,一片哗啦啦的声音传来,随后就是数道锁链朝着剑名飞过去,想要将他缠住。

与此同时,天空上也出现了一片片的乌云,其中闪电翻滚,雷声隆隆!

轰隆!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若是换了其他人,此时恐怕早已心惊胆颤的趴在了地上。

可是剑名却脸色冷漠,然后长剑横扫。

雨幕被打破,化成了一道痕迹。

但是那道痕迹却在渐渐的扩散,似乎是有东西接住了雨水坠落一般。

噗!

火焰被扑灭,只剩下了隆隆的雷声,那是一片片追魂音波和灭世神雷联合在一起,打算在最关键的时刻给剑名一击。

不过剑名的剑意圆润完整,根本找不到一丝的缝隙。

所以灭世神雷一直在等待着封仙锁成功。

封仙锁就围绕在剑意的圆圈外,不断的收缩,企图将剑名捆起来。

就在剑名专心应对封仙锁的时候,他的头顶却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尊巨大的石碑。

那石碑被一个巨大的似龟又不像龟的妖兽扛着,那巨大的妖兽身上缭绕着乌黑的气息,不断下降。

很快,妖兽托着石碑降到了剑意的防御上方,和封仙锁一起联合施加压力。

追魂音波,灭世神雷,也同时干扰着剑名的心神。

剑名却不断的前进,一脸的坚定,任凭那温柔风抚摸自己的身体。

终于,剑名走过了那片危险的地带,脱离了那些阵法的束缚。

就在他的灵力松懈之时,一道悦耳的歌声突然出现在四周,并且一片灵草奇花盛开。

剑名依然不为所动,身上散发着微雨剑意,那一点点细雨像是一道道剑气,不断在四周划过,然后斩断那些奇花灵草!

韩宇凝重的看着这名剑客,他终于明白这次来的是一位真正的剑山弟子!

心志坚定,剑意强大,绝对是核心弟子级别!

不过韩宇也不在乎,既然诱惑没用,那就硬攻!

轰隆隆!

靡靡仙音消失,灭世神雷陡然从天而降。

金黄色的闪电落下来,重重的劈在剑名头顶的那朵乌云上。

哗啦!

除了雨更大了一些,其他的似乎并没与什么作用。

不过灭世神雷也不止这么点威力。

只见一道又一道的神雷落下,不断的砸在剑名的头顶。

而剑名的剑意却坚韧之极,完全不受影响。

封仙锁哗啦啦的作响,减少周围的天地之气流动。

而那镇魔碑则是不断下压,重量也越来越重。

这种巨大的压力若是换了那执法堂六兄弟之中的任何一人,恐怕都已经受伤。

可是剑名却很是淡定,虽然步履艰难,但是却没有真的被压制住。

韩宇继续调动阵法,不断地施加压力。

一炷香后,他终于明白自己是控制不住这个弟子了,当即将阵法恢复,然后他闪身冲出洞府。

“你是什么人?”

剑名感觉到周围的阵法力量撤销了,正有些诧异。

却突然听到了韩宇的问话,当即说道:“我是剑山执法堂七长老,剑名!”

“唔,你这是打算挑战我的意思?”韩宇记得剑山报上全部的名头,就是要挑战别人。

可是剑名却摇摇头:“若是你力量在强一些,还值得我挑战。

现在的你不过是靠着阵法打压我,没有资格接受我的挑战!”

虽然这话难听了一些,韩宇却知道这是实话,所以翻了个白眼:“那你就在这里困着吧,逼急了我,再去弄个大阵玩死你!”

剑名摇摇头,高声问道:“你是本地的司法员?”

“对,就是被你们欺负过的那个司法员,我是来报仇的!”韩宇冷漠的说道。

剑名却说道:“你把阵法撤去,咱们或许可以好好聊聊!”

“聊?聊什么?”韩宇有些讶异于剑名的态度。

剑名却微微一笑:“聊聊你和我的事情,比如对付执法堂的那六位长老!”

“你觉得我会信你?剑山弟子向来不会串通外人,欺负自己门派的弟子!”韩宇冷笑。

倒是剑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句话说的是以前,在妖族入侵的时候,剑山弟子自然是团结如一,而且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可是现在呢?

名门大派,弟子众多,可是也多了许多的败类和垃圾!

现在剑山除了核心弟子之外,外面的弟子都已经成了废物一群,全都是蛀虫!

这些人留着有何用?”

“就算是他们没用,你为何找我来对付他们?难道你认为我能帮你?”韩宇觉得自己一个外人,要是掺和了剑山的事情,倒是就说不清了!

可是剑名却说道:“你是司法员,本应该监督此地的安定,所以这些人犯的错自然要由你来惩罚!”

“我可得罪不起剑山!”韩宇嘲讽道。

“剑山你确实得罪不起,只是这个罪责不用你来承担,我会承担下一切的风险!”

剑名很是认真的看着韩宇。

韩宇却微微皱眉:“不可能,这件事剑山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你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答应的!”

无论这件事是真是假,韩宇都没有必要去为了剑山卖命,要知道这件事出来事肯定是会赖在自己的头上的!

剑名颇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有强求,而是转身离去。

他所经之处,阵法自动开启,给他流出来一条路。

韩宇看着剑名离开的背影,心中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他真的错过了一次好机会。

不过错过就错过吧,以他现在的身份,没有必要去做这种冒险的事情!

韩宇看着剑名消失在阵法外,然后御剑而去,他这才回到了洞府去修炼。

只差最后一丝就能踏入四象境三重了,韩宇心中激动万分!

天地之气再度汇聚而来,不断的涌入韩宇的身体中,然后再度离开,冲刷着他的四肢百骸,已经有些洗经伐髓的意思。

虽然他的身体已经十分纯净,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韩宇感受着浓郁的天地之气,忽然间有些冲动,一种飞上天空的冲动。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韩宇却死命的控制,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可是等他不在修炼的时候,这种感觉却弱化了下来,不过依然有些飞上天空的意思。

“奇怪,我有不是刚刚开始修炼的修者,为什么会迫不及待的飞上去?难道是法则的排斥?”韩宇心中呢喃。

忽然,他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重庆皮肤病医院口碑怎么样
贵阳癫痫医院咨询电话
安阳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广东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河北癫痫病治疗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